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枇杷树你要好好活下去》

下班经过你时
挺难过的
做为一棵半边身体被砍
倾斜的树
请好好活下去
那天邻居送来几颗你结的
枇杷 它们真的
很甜
希望你听了能
开心一点

《邻居丁阿婆》

你痴呆后
几年没见
知道你一直就在楼上
房间里
有时候听见板凳
弄出大的声响
有时候
是摔了什么东西
旅行回来
听说你死在了上周六
心肌梗塞 很快
似乎也不痛苦(没有他人能真的了解)
如果真的
没有痛苦
那也是一个
好的归宿

《“因为”造句》

因为看错标价
买了很贵的卫生巾
一路想着时光倒流

因为该睡的时候没有睡
现在无聊地敲着字
再更新一次天气预报
给自己

他们从下面爬上来
又从上面滑下去
你远远地看
因为恐惧
觉得他们一直在那里

因为有咖啡这样的存在
我更爱喝咖啡了
但并不是
因为有我这样的存在
我更爱自己了

这只狐仙下班了
饿死
吃了一根香肠一个三明治一杯一点点奶茶一包坚果什锦包
还是饿
又吃了一根香肠一个三明治一杯一点点奶茶一包坚果什锦包
好点了
站在地铁里
皮带再也扣不上
给同伴发微信
“我已经没有好好工作好几天好几天了”
“怎么办啊”
“我不想干活只想拿钱”
“怎么办啊”

睡前出门散步
那些外星来的生意人
忙着收摊打扫
宇宙萧条
路上的人类
并不多
走了半个时辰
一只狐仙跑过来
问有没有读过聊斋
我没说话
看看天
夜已经很夜
宇宙继续萧条
读没读过聊斋
已经过时了几百年
纵使栏杆拍遍
纸张翻烂
你我还得
在这世上混的

2017.5.20

路过西瓜摊
听见一个人对摊主说
挑个西瓜
要完美
买完面包
又回到西瓜摊
对摊主说
挑个西瓜
要完美

《信号对接》

今天出了次门
也不远
坐公交车
去一个公园
开着窗户
孩子看着外面
被吹进来的风
逗的大笑
人们脱掉外套
走在太阳底下
大多也在
笑着
花开的真好
草也繁茂
今天我们
不赶时间
就打算
看看春天
你好吗
看起来真的
很好啊
最好的还是我们
在看你
而你也在
看我们

青草青青的
样子
很柔软
软软地在心里面
翻滚
过来了
发光的鞋
过去了
发光的人
风吹拂着身体
也想渐渐
亮起来

《空的回声》

有时候可以
看见
一个人的水杯
放在电脑旁
杯子
是透明玻璃做的
杯子里
剩了半杯水
更多时候
是空的
空的杯子
在空白的屏幕前
空了许久

有时候可以
看见
空空的人
坐在屏幕前
敲出些
空空的字
这些字读起来
有股说不上来的

就是睡着后
还能听见的
那种
空 空 空


手心向下
搭在手背上
画圈
靠自己
再近一点
听见吗
世上的声音
是这样
开始的

《关于时间》

昨天读完
一本书
今天
在读另一本
外面下着雨
又是三月
看一看
时间的圆轴
循环转动
人啊
不时地
就到了原点

《梦里》

送你一条裙子
想问问
你喜不喜欢
梦里没看到你
下次见面再说吧
重要的是
这世上
没有比这好看的裙子了

仿X

我从地底下
挖出一具木乃伊
晚上我扛着他
去看霉变中的泥浆河
河水呈现出变旧后
粘稠的绿
没了最初的涌动
河边静的发疯
只有我
抱着我的木乃伊
来回不停走
直到他醒来
亲吻我
才发现
他的眼睛鼻子嘴
和我长的一样
2017.2.07

最不想看的诗就是重复的诗,这类诗人长年累月炮制一样的诗歌,每次看到都奇怪他们居然能一直这么写下去啊,厉害厉害。因为写的太多太多,自己都忘记一模一样的句子和用词已经接二连三、颠三倒四地出现过。一种自我封闭,字里行间都是自恋的气息。看完这类诗,最想干的事就是出门散步。鸟毛的,这时候雾霾都变得新鲜起来。
 
《鱼汤》

厨房台面
靠近窗户
放着木头砧板
砧板上
是一盆冷掉的鱼汤
葱的碎末和
两个草莓
睡前
草莓被孩子拿起
吃掉
顶部的绿叶
沿着一段到达垃圾筒的
弧线
快速抛出
砧板上的葱末
不见了
鱼汤
还是冷的

半夜起身喝水
开厨房灯
看见
窗户开着
风里
鱼汤还在砧板上
冷冷的

《面包面包侬顶漂亮》

半夜里厢
睏不着觉
打开面包机盖头
一只面包
发了满满当当
心里就叫好
左看右看
再用手揿揿
切(吃)特伊之前
能做的
阿就各点

各些睏不着
无所事事
想心事
又怕想特多
收勿牢
蛮昂三
各么再三起来
看看面包伐
能组额
阿就各点

《是吾》

一双手
冰冰阴
勿像面包
是一座火山
我坐勒伊
边廊厢
天色快要
上上亮
吾已经
港勿策啥来

《睏觉吧》

霞气精神
有啥办法
心笃笃跳
侬啊
勿要咒吾

走廊灯坏了
一直坏着
几个月
站在黑暗的楼梯边
习惯性将手
放在感应器上
每一次
都在心中呼唤
奇迹

喉咙坏掉
耳朵坏掉
嘴唇烂在地铁里
发生在
十二月到
一月
口袋装满药片
丁零当啷

《来》

看一眼
白毛衣的爸爸
在睡觉
江水夜里
又来了
和睡着的爸爸
一样静
不明白
在谁的船里
看谁在水中
向我挥手
再看一眼
是白毛衣的爸爸

凌晨梦见他,穿白色毛衣,记不起来有没有说话,坐我床边。意思是,累了吧,陪你会儿。后来,就梦见黑黑的夜里的江面,江水里隐约有几人游过来,其中一个向我伸手打招呼。想起小时候夜里从十六铺坐船回南通,站在甲板上,长时间看着江水,水面下到底有什么?会不会和另一个世界相通。
无论如何,明日冬至了,会带着酒去看你。

梦见河
梦见石头
河水清澈见底
石头在河里
这里一处
那里一处
我在河边
只是经过
我在找
我的钱

下雨了
往家趕
有人拍拍我的傘
回頭望
空蕩蕩
祇有落葉紛紛
往下掉

《接二連三在走廊撞見領導親信的下午》

領導你的親信一個個
从眼皮下飛過
數的人眼花
幾張新人臉
來自你家裡?
又聽的
窗外鳥儿叫喳喳
冬天來了
還死在這邊不肯走
比你所有親信
都要老
你要不要打開窗戶
看一下反正是
淡季了
走出小黑屋
撒野吧
狂歡吧
老鳥比那幾個鳥人親信
好看些

《亂七八糟 隨便》

對面的烏干達人
披著白衣
笑意盈盈
黑色的烏干達人
牙齒雪白
扭到飛起
水裡的烏干達人
游來遊去
後會有期

《最近》

鬼养了一条鱼
叫我去看
魚噘起嘴
要酒喝
喝完酒鱼问我
吃了么?
回它吃了點
垃圾嘛

《霾》

深秋或是
初冬 不太在乎
霾很深地將我們
淹沒了
看見一棵樹
有著樹的形狀
曾經 現在 將來
不變的樣子
我是說
在深深的霾里面
只看見這麼一棵

以它不變的姿態
陪伴著我們

《晚间》

嗑着瓜子
看看猫
猫带来的孩子
没你大
你好你好
幸会了
什么时候
也下点雪吧

《雪球》

我已经
看你很久
等你睡着后
我要告诉你
一个秘密
“这是送给
孩子们的礼物”
我最终的快乐
也将白的
像雪

《雪的无题》

尽管
这里很少下雪
但请你
总要在心底里
等一等的

《更多的雪下在哪里》

有一天
世界将会变生动
如果你正好
在那里
如果那里正好
下着雪
记得帮我问雪人先生
要个签名

鬼来了
一起看画
古代的江面
船只悠悠
多好啊我对鬼说
抬头看
椅子空了
睡下后
听见有人喊
来到画前
月光照着平静的
江面
鬼躺在船头
对我说
多好啊
2016.11.04

晚上派鬼出门约会
鬼和另一个鬼前后贴着走路
大街上除了人也有
许多鬼 沿墙面爬下来
鬼走一半说掉了手套
返回去找
到家门口发现手套在手上
鬼对另一个鬼说抱歉
来得及吗
另一个鬼说当然
时间总是有多
他们经过交大餐厅
吃红烧土豆饭
又去店里买面包
再次来到大街上
鬼说这一天真的很愉快
另一个鬼说嗯
这真的是个梦

《甜噪音》

蜜蜂停在身上
睡着了
醒来了
像反复做的
一个梦
有人坐在一旁看
一会儿是两只
一会儿是一只
蜜蜂什么时候
飞走死去的人
什么时候回来
2016.9.18

《我是假的》

不用敲门
声音是紧张的
我不在
我现在是你说话

我是假的我
不要进去了吧
2016.9.18

《又下雨,还是南方,going nowhere》

这次没有下在
更南的南方
雨 准确而有力地
只落在南方
一个住在附近的女人
(不知来自东南西北)
出于何种理由
清晨跑去河边
看涨水
河水溢出地面
分不清边界
这一刻天地混沌了不知
有多久
(时间难以界定,更难以言说)
女人被雨还是河水
(无论怎样)
彻底打湿
成为水的一部分像是
经历千百次了
看不出来雨中
有个女人
在河边
(雨有什么好...

👀🐶

给esu

你大约是
去了河边
这是
你的河
你在河边画它
白天黑夜地画
我也从杂乱的房间
出来了
空气开始新鲜
你的河
干净而明亮
终于来到
我面前

2016.8.25

进入走廊
领导刚刚消失在
另一头
原路折返时
领导走完一个圆正迎面
走过来


交叉而过
坐下
各自干起活来

《在市中心》

抽第一支烟
在下雨
靠着窗口
试着理解一头

一条河
一只在空中飞舞的
白色塑料袋
(你叫它蝴蝶)
静静地午睡
在市中心
静静地分裂

第二支烟
没有点燃
被握在傍晚时分的
手里
火机不在桌上
雨后潮湿的路面
有些闪   闪在人们
笃定的脸上
就这样靠着窗口
长久看着
在市中心
静静地分裂

《南方的雨》

一场大雨
下在南方
另一场大雨
下在更南的南方
不确定这两场雨
是不是同一场雨在时间
空间上的延续
这边下完
匆匆赶往另一边
这样想的话
更南的南方
比南方
要来的慢一些
雨水中
还停留着来自南方的
气息

《玩具车》

一辆寿司货车
停在右肩膀
已经有段时间
黄色
绿色的组合
货车主人
此刻背转着身体
鼻息均匀
陷入沉睡
空调水滴滴答答无序地
打在雨棚上
房间里
没有其他声音
灯依然亮着
肩膀因长时间静止
有点酸疼
视线越过货车透明的
厢顶
看见里面 是一种
空空的绿

《大古大》(此物属咚咚)


那是什么
是大古大
你想要什么
我要大古大
虽然不知道大古大
是什么
我还是喜欢你
拥有它
像是拥有了
无边的法力
和自我

© 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