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

给esu

你大约是
去了河边
这是
你的河
你在河边画它
白天黑夜地画
我也从杂乱的房间
出来了
空气开始新鲜
你的河
干净而明亮
终于来到
我面前

2016.8.25

进入走廊
领导刚刚消失在
另一头
原路折返时
领导走完一个圆正迎面
走过来


交叉而过
坐下
各自干起活来

《在市中心》

抽第一支烟
在下雨
靠着窗口
试着理解一头

一条河
一只在空中飞舞的
白色塑料袋
(你叫它蝴蝶)
静静地午睡
在市中心
静静地分裂

第二支烟
没有点燃
被握在傍晚时分的
手里
火机不在桌上
雨后潮湿的路面
有些闪   闪在人们
笃定的脸上
就这样靠着窗口
长久看着
在市中心
静静地分裂

《南方的雨》

一场大雨
下在南方
另一场大雨
下在更南的南方
不确定这两场雨
是不是同一场雨在时间
空间上的延续
这边下完
匆匆赶往另一边
这样想的话
更南的南方
比南方
要来的慢一些
雨水中
还停留着来自南方的
气息

《玩具车》

一辆寿司货车
停在右肩膀
已经有段时间
黄色
绿色的组合
货车主人
此刻背转着身体
鼻息均匀
陷入沉睡
空调水滴滴答答无序地
打在雨棚上
房间里
没有其他声音
灯依然亮着
肩膀因长时间静止
有点酸疼
视线越过货车透明的
厢顶
看见里面 是一种
空空的绿

《大古大》(此物属咚咚)


那是什么
是大古大
你想要什么
我要大古大
虽然不知道大古大
是什么
我还是喜欢你
拥有它
像是拥有了
无边的法力
和自我

《四月的时候》


四月
分不清桃花
和樱花
孩子在地上画画
水草懒懒地
在河面下摆动
坐船的人
远远地笑着
四月的天空
比三月的好看
或者只是
此时比彼时
要好看一些
孩子也好
大人也好
都不是他们原来的
样子
在一种
古老的心境里
孩子摇着树
水面上
和水面下
细小的波纹隐隐地
晃动

2016.4.06

《给W》

你回来了
你不在的日子
我把你
叫做安妮
喜欢吗
我们的孩子
手牵手
一晃真是
很多年
那些梦里流过的泪水   
现在  
也已经回来
                                     

《几天前的一个早上》

窗户开着
风的声音像海浪
猛烈拍打礁石
脸部凉凉的
吃起早饭

领导巡视完毕
要去英国
“还可以吗?”
相互看看
无从回答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有点怪异的旋律
在脑海repeat

望出去
大雾天气
南浦大桥和
更远处的上海中心
消失在画面中
灰蒙蒙一片
邮件通知
货轮们滞留港区
等待坏天气
快点过去

关上窗
风好像停下来了

《春天来了 好吃的依然在远方》

春天站在楼下    
我在窗口    
我的咖啡和麻花    
都与你分享    
远方的朋友    
也纷纷进入春天    
吃着东西    
看着花    
春天开口说话    
春花要开   
也要摘

《一个像维尼,一个像哭美人》

很久以前   
领导是个胖子    
喜欢暗地里玩手办    
实习的女生    
在他面前    
哭丧着脸    
她离开后很久    
同事说    
她上班时写日记    
写到哽咽
在过道打电话
经常以泪洗面
领导没要她    
而换组后    
领导减了肥    
在电梯里    
已不大认得出来    
爱哭的实习女生  ...

《雨水后面一天》

天黑后
吃起了拉面
儿子
被风刮出泪来
路灯底下
两个男人
拖着盆植物
停在垃圾箱边
抽烟

2016-2-21

《欢喜》

风 穿过山门    
穿过寺庙    
吹到了    
山上    
我刚从    
山上下来    
听见    
山顶的塔铃    
被风吹动    
好像在说    
舒服极了

2016-02-16  

安妮


清晨
安妮坐在小酒馆里
多年没见
一起 喝点汤
安妮 过的还好吗
虽然你说过
自己是个秘密
我还是
没能把你忘记

《信号》

真的太爱
吃蛋糕了
因为很贵
便买来食材
自己做给
自己吃
甜甜的 
软软的蛋糕
和吃着蛋糕飞起来的
心情
是全世界的无趣
和厌倦 
都无法抹杀的

这样的心情
可以确定
是宇宙发来的
一条信号

《年年有余》

领导已经
很久没出现
天气
也坏了几年
下午
在洗手间里
排队洗碗
因为无话可说
把饭粒
粘在前面女孩的毛衣上

结冰后

冬天又来
不奇怪
我和孩子
去了结冰的河面
孩子
早先在我温暖的身体里
现在
他站在我对面
小小的人
尖叫着 滑倒
喊我妈妈
而我
站在冰上 捂着脸
手脚冰凉

《天使在你里面》

地铁门

开了

天使从里面

望了一眼

低下头

我来到旁边

看见一个小女孩

脸被烧毁

安静坐着

天使从她里面

向外张望

又是赶考
旅店长长的
名单
狂风敲打窗门
他乡的旧识
席地而坐
不掌灯
也不念书
闻着身上熟悉的味道

面团冷冻后
有切割的快感
变成饼干的过程中
快感慢慢消退
二十分钟
想体会
其间渐变的忧郁

两个

《浅水湾》


坐公共汽车

楼顶平台开着party

江宁路桥

车速平稳

那些人

捧着气球和酒精

在远处

车子拐弯

阴森森的上海造帀

久违地展开

作为一种

能回忆起来的

温柔一刻

被记录


2015-9-13


《Dong Dong》


蹲在路边

捡叶子

火车开过去

火车司机趴在窗口

抽着烟

烟圈慢吞吞

吐出白白的站台

和云朵

鸟飞起来

你说 有一只钟

它当

当当当

还有一只

不会敲

口袋空空

让我看看橙汁

什么样子

好像

慢慢变成了糖


2015-9-23

无题

起夜后

好多水

从天上掉下来

这时

在凡间

打伞听不见声音

(我试过,却并不意味你我感觉同步)

轻轻地

开冰箱门

切成块的蛋糕

和切成片的面包

堆坐在一起

他们

有天(gou第三声)使(同屎)般的神情

像在等谁

拿起手机

一些文字

读不懂

另一些

也不懂啊

Oh,shit !就这样吧

人要懂那么多

做甚

凡间总有你

不懂的事

生来如此

死后未知

并不遗憾啊

只管轻轻地

拔几根白发

再轻轻地

转身

把冰箱门

从里面

关上

(PS:可以在里面吃吃喝喝听雨的哦,别怪我没告诉你)

广场

月亮从云层
探出来
儿子尖叫着
在怀里扑腾
广场上的舞蹈
在继续
望着月亮
打个招呼
外公
外婆
爸爸
你们好

2015年6月26日 凌晨的雨

这一晚
我们
又躺在一起
各自做梦
陌生地的旅行
或是
抢劫一家银行
起夜时
你翻了个身
跟你说 
下暴雨了
走到窗前
楼下被雨水猛烈冲刷的
地面
泛着一层昏沉的
光晕
又因为夜
已经很深
没有一个人
在雨水中
走动

在树下

沪语版:


《了丝窝蚪》


M么FONG

丝牢睹额

库见丝廊相子了些宁嘎

灯开了咳

列特业些

走了

丝廊相额宁嘎

阿伐宁德


普通话版:


《在树下》


没有风

树很大

看见树上住着些人家

灯开着

站了会儿

走了

树上的人家

也不认识

新的领导渐渐旧了

变成幽灵

趴在窗口

阴沉的工作日

我们吞吐邮件,拷贝表单

咀嚼更多投诉

出入小黑屋

而幽灵在表演

佩戴墨镜

穿防弹衣

高频发射子弹

他说来嘛

配合下

交会议报告

天黑前

孩子们从外面回来

在天井坐着

隔着房间

光线暗淡

两个小背影

悄无声息

吃棒棒糖

《有关于船我所知道的》



走失的船

让人想起永远

和分离



白茫茫的江面上


次日

发现船

成为系统的一个箭头

坐着看

一个上午

红色是长江

蓝色是故乡


曾经潜行

等待靠岸

船是你

也是我

《窗外》

树在摇它的叶子
狗在摇它的耳朵
狗看起来熟悉
大叔
是陌生的
侧着脸
像等后面的人
或只是出于好奇
停在路上
看见他们的下午
没有出门
咚咚睡了
厨房烤着蛋糕
要做的
只是等待
先是大叔抱着狗
淡出视线
随后咚咚醒来
最后蛋糕出炉
剩下树 在窗外
继续摇它的叶子
摇得亮晶晶
摇得轰隆隆

《春天不知道》

春天不知道
快递没有来
孩子走在
水洼里
青草下
泥土一块块变软

孩子啊
走过了树
花瓣落在
鞋面上
低头 又撒满一地
一阵风
要人抱着
远远地看

孩子回家
鼓着包
说"谢谢,
Bye bye,
关-关-睢-鸠,
要吃要吃"
送奶的快递
生着病
奈何春天
也不会知道

© 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