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2009年,挺勤快。

《我的黑角病》
  
一个好司机过来
人们坐公共汽车
生着病
不懂如何住空屋子
书中划出黑眼圈
她得了高分
像一位中学同学
不紧张也
不好奇
这气味我认得
梦见在试卷上做填字游戏
手心出好多汗
想杀人
后来被鄙视
不敢照镜子
  
一个好司机过来
把我拖上公共汽车这熟悉的工具倒退着远去
迷糊中听见远处下雪
静静的分裂的雪花落在我身上
终于感到美
把头埋在雪堆里啜泣
雪膨胀成一间空屋子
满屋子下着雪和泪水

2009-01-07

 

《黄金》

埋着黄金般的人
在睡觉
深得像地下的火焰
醒来吹开裸露的百合
火已燃完一遍
“你像新的”
“我恨过一些,又后悔”
留下一些灰
轻得无法弯曲

2009-01-16

 

《录像》
  
把站立的地方翻过来,一个阳台
抽搐着...抽搐着那是因为
我们站得太久。我丢失了蓝色,
你不说。你爱它如爱我。
  
下雨。我们佩戴坏掉的花
你开始跳舞,没有人看见。
没有水晶被腐坏。

2009-01-20

 

《白色兔子》

别忘记,兔子,
风吹动你白色的皮毛但它
无法带你远走他乡。
我们亲吻笼子,在你被杀之前。
为此我准备已久。
我爱你。你住在里面,像我的天使。

你疯掉的样子迷人
不是因为幻觉
才可以看见天堂

2009-01-28

 

《兽》

抓住一个兽的语言
在城市中
在城市的荒野里抓住一个兽的语言在这荒野的
人们中间
抓住它
熟悉的陌生的人等待
器官冷却 在路上交换
天气一变再变
万变
不离其宗
一个兽来了它在召唤用它的能量紧紧地
握住我
在身体里下一场暴雨
一切就绪

2009-03-28

 

《过山车》
  
黑漆漆
曾有一个过山车停在
白色布景里
很长时间
白色的布景渐渐褪色
像被黑国王囚禁了
一个早晨
像今天这样
过山车是纯黑色的
从上面冲下来
我的手心握满能量
大叫着“我要听见,我要看见,
再清楚些再清楚些再清楚些......”
  
“我躺在床上
像热死的鱼翻着鱼白”
这是你写过的
房间安静 你失眠
我告诉你已经早上五点
楼房微微倾斜
黑色的楼顶在白色布景里
黑色的你也在白色布景里
白色并不十分白

2009-04-19

 

《无头打火机》

你这么明亮
像我一个虚拟女友
她每天打鼓
我不太喜欢其他乐器
甚至不大听音乐
这是近几年的事
但我每天都会去上班
保持好员工作派
尽管一直痛恨工作
还不喜欢很多很多事
无法一一罗列
那是一份繁复的海运清单
这份清单在我体内航行
永远停不下来
不要喊我外星人
我想知道距离正常人的生活
有多远
有关心灵和身体吗
也有虚拟朋友一起骂脏话、沉默
拥抱悲伤吗
明亮的人
在太阳底下被白雪刺瞎双眼
不可能的奇迹
还有什么呢

2009-05-14

 

《魔术师》
  
认识
不认识
后来变作魔术师
爱白色灰尘
一些旅行飘起来
始终落不下
鱼头好听
肚腩长久
洗几十年的发
还吹后屋檐的风

2009-06-17

 

《驴子在炎热抑郁的夏天不停地唱卡拉OK我在这个夏天晒你送给我的鱼》

看树冒烟
叶子不动
老太太靠边,种南瓜
红花下了雨
越下越多
卫生员要走
呜的一声
又呜---了很长一声
雷咽住了
树继续冒烟

读罢天气预报,出门小跑
一直跑到下周末
敲敲门
把老妈妈叫起来唱歌
没完没了无言的歌
落到地上化成雨
再升上半空被树吐出
树不停冒烟
也吐水

我们游泳回去
我不会
你抓着我
可以水里走走
也许碰见桥,那是风景

风已经过来
树叶慢慢开动
有人坐下吃瓜
有人变成白骨
时间还有,冰箱被鱼填满
你见到我就把我埋了
明天我去找你

2009-06-21

 

《记清晨坐车认错人》

坐就坐定
别拍错背
风景独美
书页乱吹
穿街过巷
学鸟啾啾
齿轮交错
钟鸣心驰

 

2009-07-01

 

《恍惚》
  
掉进去
不知是自己的洞
还很黑
要多美,才出来
闪出一圈电火花
走向自然界
走向动物
走在鸟和羽毛上面
软软的睡觉
握着礼物
  
又翻越很长很长的生活
看见你

2009-07-02

 

《披头四》

1996年的一天
不知该做什么
去了唱片店
听到喜爱的歌
多年来珍藏某张盗版
可惜1969年过斑马线的四个人
不会知道

他们有的去了天堂
剩下的一夜间变成老头
他们不会知道
我的喜欢
像永远面朝着另一个世界

为此我只有耿耿于怀
一辈子

2009-07-21


《沿着白线》

沿着白线
不要断腿
是个人吗
闪电打在忧愁的脸
是在水里,一个圆盘浮起
甩不开

慢慢回家吧
慢慢离开白线
离开这里
不要断腿
商店影院和
小玩笑
那钟也不用敲了
跤也不摔

一起关门
在房子和房子里
扮演夫妻
扮演吵架
扮演出生的人
还要独自去死
甩也甩不开
像水
不在这里开
就在其他的地方

2009-07-23

 

《渡渡鸟》

我开始在小本子上写字
我刚才模仿了救护车的声音
我很遗憾
不能在中午变成渡渡鸟和西瓜


《但愿人长久》

早上醒后来到父母房间
看见书柜里摆着一个铁盒子
盒子的侧面
有五个烫金大字
"但愿人长久"
在那上面搁了条双喜
双喜的侧面写的是
"DOUBLE HAPPINESS"
我拉开窗帘
光一下涌照进来

2009-08-01

 

《细骨》

梦见你
在地震里
有些抖动然后是
手的样子
细细的骨头
被另一只手握着
今天傍晚
在路上走
看一个人抽烟
夹烟的手指
也像你


《挖鹅》

挖到冬天
挖出湖
挖出冰块
继续等等
挖出猫
挖出被风遮挡住的树
深深地
挖下去
但我忘记了

2009-08-13

 

《给即将出国的朱朱,我会想念你》

下午
下雨时间
我们打招呼
去年梦长
今年梦短
你走过去,一直走到西方
你会说
这边出太阳
从此不同

上海雨水依旧
小壁虎在房间露脸
不知宁波如何
也无人相问

2009-08-20

 

《九月快来临的时候》

汽车停下来
啪嗒啪嗒走路
后来长了头发指甲
却学不会梳妆
一只狗来回找主人
一位工人停下问路
天空是比蓝色更蓝的一种
我在城市里换乘公交
拥挤时
会时常想起你

2009-08-28

 

《赞美》

舔到那些油
多漂亮
走出去
看着火焰


《药丸》

再等一些花
就开了
影子在玻璃上重叠
像患着传染病
把一个吸进去
再把另一个吐出来

假如开一朵
孤单的一朵
就给些药丸
也许只是白色的

2009-09-01

 

《金上海》

有一天
我去了古代
在月亮山抽烟袋
没有相好
就写几首歪诗
另外的一天
不知哪个朝代
我做了梦
并迅速地忘记了
那天我很高兴


《光明的》

无需停留太久
他们下山
落日带他们回到城市
大街上
他们在哭
又像是笑
我不明白
却看见光藏匿的云层
我返回树林
翻出埋过的海面
模仿你的旧笔迹
在上面写字

2009-09-06

 

《夜半岳麓山下访友人》

那些水藏在深处
夜半有了响动
灯下寥寥人语
有客微醺
窗外漆黑的岳麓山
静静的不在
水藏在水中
被啜饮
一色的眉目清秀

2009-10-07

 

无题的一些:

 

问米,问问花
打开床找人
人们喊房子
总是等
等得外头亮满灯

美人拍拍树屁股
美人等着美人亲

2009-09-08

 

正常到起不来
十多年前你说的
一人坐海边,一人跌倒
梦境一桩的事
如果没有老人病
便不再去思念



蓝星球上渗满蓝蓝的水
像冰,化成果冻在半夜翻滚
夜是很静的,只有咕噜噜
对面白窗帘的女人不相信
谁也没法强迫她
毕竟,她拥有的呜呜呜
她的骄傲无法自拔


你灰色的毛吹得风皱纹挺深
我帮你梳好
之后,我在上班。和我一天的仗。
与咖啡无关,也没有你

外面,男人们排队拿走鲜花
你只身上路
你的长毛驴留在你呆过的地方
变成深灰色

2009-09-10

 因为是水仙,粉红的
醒在特别早的早晨
一时听一种声音
呆在安静中抽烟

窗外发白
过很久
仍是白的一片
后来起身到窗边
并没有看见雪

2009-09-20

 

到了灰飞湮灭摆开手
这样的脉象波动
没有靠近码头 
也不是轻易梳着头
人就是轻轻的灰飞湮灭
照照镜子光线昏迷

2009-09-23

 

果子落下来
上课了
然后睡觉
衣服穿好
亮堂堂的窗口
白色鸽子的鸟儿
撒下白的雨点
毛线在风中打转
孤独的小神眷顾孩子

2009-10-29


这些天线
后玻璃窗的太阳
按时调了震动
你扭过头
她扭过头
红色落进去
她越过你也
越过我
几条街
几个老美人还在仙境徘徊
匍匐着看被放大
等把书收好再
把脸变小
天就黑了

2009-11-15  

 

风吹脖子
西北方向
大黑狗叫了两声
男主人闷闷的
低头走路
雪花落在狗鼻上
又化掉
狗停下
脑袋卡在幼儿园外墙围栏
往里面看
小操场空空的
几棵树秃了
男主人站在一旁等
抽着烟 仍低头
看起来闷闷的
外婆和我也在那地方
站过

2009-11-19

 

和你说话
夜深深女孩穿中国红
你认得美 头发乌黑脸雪白
我呼叫惨剧
真该去一次影院
把大片看完
潇洒地按响喇叭和 
时钟 金属的俄罗斯
别相信 我只乱说
和你说的你看见了
敲着打字机 字太小
有一架黄颜色
不知好坏
主要是不贵 
还能变脸
我更爱企鹅熊猫
晒日光浴
你说红绿灯
拔掉身上的插头
一点不用客气

2009-12-13

 

《冬天在下雪的街上走》

是什么时候
人很小
掉了东西
手在风里始终是凉的
穿红棉衣
侧着身子 前边隐约有硬币
在跳动
梧桐被雪片染成白色
没有了
要仔细找

像在梦里 一个人
翻开另一个

窗户中一张张脸
同时向外望着
变成冬天的一封封信
听邮递员说你好
放进别人手中

2009-12-29

《无题》

早晨 面包吃完了
没有面包
你喝水
远远近近的水
都来了
你在车上看电视
脚趾收在一旁
前面女孩用玻璃看你
风吹进很多
她和玻璃说话但是
看你
偏偏是你
睡了又醒 在
人潮人海中

2009-12-30

评论
热度(2)
© 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