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甜噪音》

蜜蜂停在身上
睡着了
醒来了
像反复做的
一个梦
有人坐在一旁看
一会儿是两只
一会儿是一只
蜜蜂什么时候
飞走死去的人
什么时候回来
2016.9.18

《我是假的》

不用敲门
声音是紧张的
我不在
我现在是你说话

我是假的我
不要进去了吧
2016.9.18

《又下雨,还是南方,going nowhere》

这次没有下在
更南的南方
雨 准确而有力地
只落在南方
一个住在附近的女人
(不知来自东南西北)
出于何种理由
清晨跑去河边
看涨水
河水溢出地面
分不清边界
这一刻天地混沌了不知
有多久
(时间难以界定,更难以言说)
女人被雨还是河水
(无论怎样)
彻底打湿
成为水的一部分像是
经历千百次了
看不出来雨中
有个女人
在河边
(雨有什么好看的,河有什么好看的)
女人也很普通
像水一样普通
(为何有许多关于女人和水的隐喻,其实两者多么平凡)
她拍了照
照片里一片灰蒙的水色
像到了世界尽头
就是这同一个早晨
女人站在
空荡的地铁里
回一条微信
“困,去值班。”
2016.9.18



评论
© 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