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早晨的地铁车厢 蚂蚁来了》

看到他把头砍下
蚂蚁就来了
蚂蚁沿着衣领往下走
头也跟着走

一只蚂蚁来了
吹口气
掉下去
两只蚂蚁来了
吹口气
掉下去

这时候
周围的头都转过来
蚂蚁不见了
包的一角开着
能看见早餐的盒子牛奶
和奶油夹心面包

《八月》

八月好像
没有几天可过了
八月怎么突然地
就没了
时间有时候很长啊
但也有像这样的
短促和匆忙
行走在
上下班的路上
想起时间
就到了八月尾巴
那天晾完衣服
看见天井里的植物
不知何时
枯萎的

《中年》

活着
脚破破烂烂
在地铁里撑着腰
腰也破破烂烂的

《小快乐》

没有加班的一天
有些庆幸地下班了
戴上耳机
消失在风雨中

《梅雨》

夏天刚来的时候
总能碰到雨
雨和雨
不太一样
走着突然洒下的雨点
和路面纷纷打开的雨伞
最相配

《是什么》

很大的
东西掉落声
夜半三点
打开天井灯
红色的宝宝浴盆
从盛放杂物的纸箱上
滑落在地
大概野猫经过
除此以外
又是什么

回到屋里
身上
有蚊子咬出的包
房间
弥漫着花露水
和龙骨膏的
气味

《闷热难眠》

风扇的转动声里
远处的知了持久地
低频振动
慢慢翻过身来
腰继续疼着

《枇杷树你要好好活下去》

下班经过你时
挺难过的
做为一棵半边身体被砍
倾斜的树
请好好活下去
那天邻居送来几颗你结的
枇杷 它们真的
很甜
希望你听了能
开心一点

《邻居丁阿婆》

你痴呆后
几年没见
知道你一直就在楼上
房间里
有时候听见板凳
弄出大的声响
有时候
是摔了什么东西
旅行回来
听说你死在了上周六
心肌梗塞 很快
似乎也不痛苦(没有他人能真的了解)
如果真的
没有痛苦
那也是一个
好的归宿

《“因为”造句》

因为看错标价
买了很贵的卫生巾
一路想着时光倒流

因为该睡的时候没有睡
现在无聊地敲着字
再更新一次天气预报
给自己

他们从下面爬上来
又从上面滑下去
你远远地看
因为恐惧
觉得他们一直在那里

因为有咖啡这样的存在
我更爱喝咖啡了
但并不是
因为有我这样的存在
我更爱自己了

这只狐仙下班了
饿死
吃了一根香肠一个三明治一杯一点点奶茶一包坚果什锦包
还是饿
又吃了一根香肠一个三明治一杯一点点奶茶一包坚果什锦包
好点了
站在地铁里
皮带再也扣不上
给同伴发微信
“我已经没有好好工作好几天好几天了”
“怎么办啊”
“我不想干活只想拿钱”
“怎么办啊”

睡前出门散步
那些外星来的生意人
忙着收摊打扫
宇宙萧条
路上的人类
并不多
走了半个时辰
一只狐仙跑过来
问有没有读过聊斋
我没说话
看看天
夜已经很夜
宇宙继续萧条
读没读过聊斋
已经过时了几百年
纵使栏杆拍遍
纸张翻烂
你我还得
在这世上混的

《信号对接》

今天出了次门
也不远
坐公交车
去一个公园
开着窗户
孩子看着外面
被吹进来的风
逗的大笑
人们脱掉外套
走在太阳底下
大多也在
笑着
花开的真好
草也繁茂
今天我们
不赶时间
就打算
看看春天
你好吗
看起来真的
很好啊
最好的还是我们
在看你
而你也在
看我们

青草青青的
样子
很柔软
软软地在心里面
翻滚
过来了
发光的鞋
过去了
发光的人
风吹拂着身体
也想渐渐
亮起来

© 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