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飞行器》

你送我篮子
我坐在里面
你把我从阳台推出去
篮子装满了白云
我也变成白云
越飘越远
笑着对你说
谢谢

《看》

打开门
是一个人的梦
这人站门口
翻下粉色镜片
看着门外
不说话
门外的人呢
也站着
仔细瞧这人
粉色镜片的
眼镜
时间这时凝固成一面
白色的墙
梦被收缩进一滴海水里

2018.9.06

《扔垃圾》

用钥匙
打开门
从冰箱里
掏出臭掉的肉
装满纸箱
断水断电
在房间中央
被汗水浸湿
其间
外面下了阵大雨
阳光重新回到
玻璃上
有只苍蝇进来
和我聊了会儿诗歌
环保 和养生
为答谢这短暂的
陪伴
赠它以腐肉
飞走时
它祝我减肥成功
之后在床头柜
找到几颗烟
蹲在阳台抽完
便抱起纸箱
关上门
离开了

2018.9.18

《关于死亡我能给出的答案》
            给Eddie

那些游戏里
人有好多条命
我们怎么办
活着
是一次性的
你说好怕死啊
人就该
和游戏一般
GAME OVER
又一而再地
重新开启

我也怕
有时
怕的要死
周末路过的旧楼
记得么
以前有个女作家
住在里面
后来在遥远的美国
孤单单死了
你说为何要一个人
死这么远
我无法很好地
回答你
远和近有时
是没有区别的

关于死
你我是两张同样的
白纸
幸运的是
在它来临之前
还有很多很多的爱
要降临

最后
比死更重要的
是我永远爱你

《前线》

现在周五
还没下班
我不在自己的
座位上
也没有漂泊在
挤满货轮的海面
我的心
悬在半空休息
我走过去
对它说 嗨
好点么?
好点了还请重新
回到我的身体里

《僵尸没有抑郁症》

僵尸躺在地上
想到自己
再怎么被打
还是一具僵尸
在无限死亡的概念中
开心地笑了

《故乡》

街道以前很宽
吹口气
就能收回来
果子挤在路边
等待成熟
一位旧邻
在街上认出我
“你好
别来无恙
有空来坐”

2018.6.20

《糖的颗粒》

留在桌面上
糖的颗粒
躲在纸头下面
写字时
身体轻微滑翔
沙粒开始滚动
就要闻到海的气息

在庙里
我们不拜什么
夜晚的庙宇
有好听的诵经声
身边
有好看的人
我们在幽暗的
庙里行走
月亮从高高的天上
照下来
已经不需要
更多

《雨》

雨来了
雨经过这里
又去其他地方
很多人等雨
另一些人厌倦
下雨
不下雨
是个问题
要不要加雷
再来点闪电
是童话故事
雨啊雨
何处是归宿
既然来了
就慢点走

《信》

走在跑道上
也在写信
一封寄不出的信
里面有我
手机音乐
天空的半个月亮 
跳绳女孩
一对夫妇
和他们的五只狗
听他们谈论
东海
五斤黄花鱼
一个油炸的下午

在远远的故乡
信越写越长
人越走越累
一封无法寄出的

是一个国度
它未完成
有悲欢离合
看不清其他国度
并保留了
最初的内向

《火焰》

感到冷
就去抽屉
翻几本诗集
里面每个字
都会燃烧
一直烧到梦里
无边无际

《谁》

早上洗碗
窗外两个美人
捧着香
朝西并排站着
跟天空说话
听不懂
跑出去看
没有人
花坛里也不见有
香灰
后来有个男人从楼上
下来
烧了会儿纸

《葡萄干在忧郁》

被开水泡软的
葡萄干
在窗台上
过了一天
又一天
想起一周前处理掉的
过期面包粉
和终于没能做成的
面包
从此保持沉默
湿润后
又恢复了干燥

《抽烟的时候世界是安静的》

阳台圆桌上
放着烟和火机
天很蓝
对面
树木葱郁
窗台种满花
稍远处黑色的遮阳

被风吹动
一户户人家
涌动在大片漆黑的
波浪里
你抽烟
听鸟在白天的任意时刻
鸣叫
因为很少来
你怀疑在深夜 睡眠中
树上也站着看不见的鸟
那些鸟让你
时梦时醒

你接着抽第二根
吐出的烟一层一层
向上飘走
炎热让世界安静
你闭上眼睛
发现一直闭着也
很好
树 花
鸟鸣 人家
还有一层接一层的
自己
混在一起
不分彼此
蒸发到空气里

2018.5.24

《枯草地》

我到过一个地方
空空的
除了草
还是草
我不是梦见一个地方
空荡荡
而是一片真的草地
除了我
还有一口井
井早就枯了
我曾来回走着
在这片无垠的枯萎的
草地上
走到绝望
人们见到我的时候
我已成为一堆
白骨
他们把我收拾干净
扔到井里

《不想》

睡莲开在
河面上
肉粉色的睡莲
开着一朵
独自好看
我被剪贴在河边
目光锁定在莲叶上
没有表情
当然也看不出我有
任何的内心活动
一切只是凝固的画面
一切仅仅
只是一种陈述

《五月花》


从路口回头看
白天经过的树此刻倒影在
斑马线上。 树叶躲在昏黄的路灯下
小声说话:沙沙沙 啥啥啥
风卷起地上的旧叶一直卷到
空中 。再打在行人脸上、身上
“叶子是被叶子挤掉落的。
叶子落下后,更多新叶才能长出来。”
一个春天就像一个秋天
在不停流逝中装满秘密
树叶和树叶躲在影子里相爱

一个女孩站在下班路口
独自出神

《银子》

活到今年
头发一根根白了
走过路过
又把银子扔了水
这些银子啊
从此只在梦里
幽幽对我放光

《还复来》

风把春天往回吹的
下午
掉了好多银子
站在路边
变成一阵偏头疼
在风里
编织爱的消息

《午睡》

中午趴在窗下睡觉
梦见以前的同事
过来叫我 
要我看外面飘进来的
柳絮 
梦里我仔细看着那些柳絮 
也仔细看着前同事
光照下的脸庞
一闪一闪

她的过敏性鼻炎
是醒来后很久
才想起的

《笋的委屈》

想体会做为一棵鲜笋而被
吃掉的荣耀
最后还是晒成了笋干呐

《郁金香公园》

展览结束后
郁金香公园里
躺满了郁金香尸体
它们等待装车
被运往郊区垃圾场
几个孩子
把其中一些
种在人造沙滩
并浇了水

《嫉妒》

男人
拉着女人的手
在影院
一个陌生的男人
拉着一个陌生女人的手
他们在
影院
世界有点奇怪了
世界没有
这么说

《老虎》

这是商场
这是密码
一只老虎跑来
嗅嗅我
让我自己把手指
放进它嘴里

《漂浮》

深夜
看一部无声电影
画面中的城市
城市的道路、植被、建筑
和城市里的人
看起来
都有些疲惫
可能下班时间
光线有点暗
主人公
不在镜头里
这些是从前挡风玻璃
望出去的风景

我像坐在后排的
一位乘客
四周物是人非
渐次漂移
倒有些因踟蹰而来的
安慰  

车还在不停
前行
主人公和我
没有一点声音
这个深夜
我们看见宇宙
无限寂静中的一个版本

《风在不在它原先吹过的地方》

熟悉的街区
从不同方位观看
有不一样的感觉
走在路上
看一棵树的时间
并不知道
在他人时间里
同一棵树
已花开花落
多少回

早晨醒来
看着风
径直透过窗帘
吹向身体
想问一问春风
究竟
你从哪儿来

2018.3.25


《经常梦见的朋友》

她从高处跳下
毫发无损
后来在地里游泳
从透视图里看见
水  瓦蓝色
她的黑影游着游着变成
一条鱼  在夜晚
潇洒

有一次
我们是两只鬼的那次
出现在
好多地方
那些地方都有
好吃的东西
我们因为拥有这种法力
而高兴万分
完全不在乎
自己的鬼样子

2018.3.21

就这样
教室在一排排山后面
男孩是警察
女孩们暂时坏朽
老师呢
独自占领山头
成为故事

故事里有字母C
故事在梦里
梦里念许多单词
C开头
慢慢地
念到梦醒
觉得梦有点
长了
又不过
是个瞬间

摊开手
掌心三枚青果
干干净净
时候还早
可以吃到天黑

她躲在楼里
她说肚子怀了五只小狗
让我摸
它们在她肚皮上跳动
此起彼伏
像海面的波浪
不解中
我们共同望向外面天色
越来越暗

冬天一直没有走
打开柴可夫斯基
一遍遍听着
《船歌-六月》

雪花飘在脸上
凉凉的
你回头告诉我
“雪喜欢我”

车厢里
不能动弹
耳机线被挤掉
闭上眼
柴可夫斯基来了
场面很安静

最近
养蛙
也养鸡
跟三次元世界也
渐行渐远

《这些水果你喜欢哪个》

苹果在
青苹果的地方
那里也有椰子
葡萄
和柠檬
一个个地
摸过去
再一个个地
闻过来
最后带走了
橙子
和更多的橙子

2017.9.20

《长年旅行计划》

家乐福
周六上午
乐购
周六下午
大润发
周日上午
社区公园
周日下午
交通工具是
徒步+班车

2017.9.20

《闪电》

闪电
打在左边脸上
挪到右边
它又移过来
半梦半醒
外面雷声大作
和自己
没多少关系
梦里
闪电照了整整一夜
躲的很累

2017.9.26

《铃》

下午
四点十分的办公室
一个手机铃声
会准时响起
它的主人
在这个时间段
一直不在座位上
我们不知道
是谁的手机
一直在响
只是安静地
坐在下午四点十分的办公室里
听一个女声轻轻吟唱

2017.9.26

© 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