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夜曲》

那些云渐次

退去  

我们开门

光要走进来

是时候

把飞碟扔进光束

放松

然后放松吧

朝着相反方向

倒下去

桃子穿好了衣服

坐着

香气有所收敛

我们一起

等待下班

没跟上

人和人的地铁

脚步章法

在结自己的果子

夏天的树从冬天

再长回时

一场雨

连通了另一场雨

蚊子说

枪击钢琴

枪击钢琴师

蚊子嚣张的不行

蜘蛛网也

网不住它

蚊子看到妈妈

香蕉一样胖

笑了 

想和妈妈交换身体

蚊子和

妈妈

都需要控制

2019.7.10

*

她们在风里
感到疲倦
当她们疲倦
就骑单车
风让她们的身体
慢下来


*

这样想着
当然写过些好的
这样想着
下班了
想被音符
重重压迫的爱
这样想着
走去交响乐厅
卸下黑暗
在音乐里
重新变成好看的人


你往河里跳

你往沟里跳

你躲在里面笑

把我笑醒

你真神奇

停下就能慢慢

想起来

之前找钥匙

一把钥匙

归一个人

钥匙在烤箱边

钥匙不属于

自己

灯只亮一次

琴弹死

书吃个干净

垃圾全部藏好

搬家的人

要来敲门

  

一只山羊

瞪我

我躺下

两只山羊瞪我

我睡了

几千只山羊瞪我

为什么


《仿石川啄木》

梦见被暖暖地抱着

醒来

哭了会儿

还是要打起精神上班去呀


《金色的光线》

船来了
这时太阳在下山
你正好转过脸
是一张背光的相片
事实是
并没有拍这张相片
只是这个瞬间
一直留在我的脑海


《悲哀》

白天

刺在外面

一根一根

出来后

很难把它们再赶回去

只能跟自己说

这些刺

已经没用了

在身体里

可都是宝贝

数一数

存货不多了


《也许》


他告诉我

“你是坏的”

像被催眠

我坏掉了

这深深的梦反反复复

我不停坏下去

就要烂了

直到醒来

出于惯性

仍整理着身体各处的碎部件


《有欢喜》


一旦醒来

就不再苦恼

发生的总要发生

自然而然

这颗心里面

有欢喜

能够活下去


搬动音乐的人 

陆续离开河岸

风把不同风景从四面八方

推过来

剩下发白的房间

翅膀在修剪

展开后

是透明的咖啡色


一棵树有多好看

一束花有多好看

一个人

就有多好看

冬天忙着不停下雨

有点烦了

真的烦了 我说

冬天没有听

继续下她的雨

并想起春天

也是和雨在一起

可以把雨拿走吗

好心人

让我亮一下

像盏路灯

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

洒下金色的光芒


2018.12.11

《雨没完没了地下起来》


十二月

一年最后一点日子

打算每天写字

以上来自十一月底突然的决定

已失效 可忽略

之后开始每天

下雨

还是慢吞吞

搭地铁去上班

晚上回家吃完饭

反刍一会儿

念念经

诗经的经

也不是很无聊

午夜梦回

听见外面的雨下得

比白天还要大


《你好银杏》


这一棵

银杏

路过多年

又变美了

金色叶子

捡起来

贴着脸颊

有时

真想这样

一路走去地铁站

叫我花痴也


《泸沽湖》


出于偶然敲击

泸沽湖...

《飞行器》

你送我篮子
我坐在里面
你把我从阳台推出去
篮子装满了白云
我也变成白云
越飘越远
笑着对你说
谢谢

《看》

打开门
是一个人的梦
这人站门口
翻下粉色镜片
看着门外
不说话
门外的人呢
也站着
仔细瞧这人
粉色镜片的
眼镜
时间这时凝固成一面
白色的墙
梦被收缩进一滴海水里

2018.9.06

《扔垃圾》

用钥匙
打开门
从冰箱里
掏出臭掉的肉
装满纸箱
断水断电
在房间中央
被汗水浸湿
其间
外面下了阵大雨
阳光重新回到
玻璃上
有只苍蝇进来
和我聊了会儿诗歌
环保 和养生
为答谢这短暂的
陪伴
赠它以腐肉
飞走时
它祝我减肥成功
之后在床头柜
找到几颗烟
蹲在阳台抽完
便抱起纸箱
关上门
离开了

2018.9.18

《关于死亡我能给出的答案》
            给Eddie

那些游戏里
人有好多条命
我们怎么办
活着
是一次性的
你说好怕死啊
人就该
和游戏一般
GAME OVER
又一而再地
重新开启

我也怕
有时
怕的要死
周末路过的旧楼
记得么
以前有个女作家
住在里面
后来在遥远的美国
孤单单死了
你说为何要一个人
死这么远
我无法很好地
回答你
远和近有时
是没有区别的

关于死
你我是两张同样的
白纸
幸运的是
在它来临之前
还有很多很多的爱
要降临

最后
比死更重要的
是我永远爱你

《前线》

现在周五
还没下班
我不在自己的
座位上
也没有漂泊在
挤满货轮的海面
我的心
悬在半空休息
我走过去
对它说 嗨
好点么?
好点了还请重新
回到我的身体里

《僵尸没有抑郁症》

僵尸躺在地上
想到自己
再怎么被打
还是一具僵尸
在无限死亡的概念中
开心地笑了

《故乡》

街道以前很宽
吹口气
就能收回来
果子挤在路边
等待成熟
一位旧邻
在街上认出我
“你好
别来无恙
有空来坐”

2018.6.20

《糖的颗粒》

留在桌面上
糖的颗粒
躲在纸头下面
写字时
身体轻微滑翔
沙粒开始滚动
就要闻到海的气息

在庙里
我们不拜什么
夜晚的庙宇
有好听的诵经声
身边
有好看的人
我们在幽暗的
庙里行走
月亮从高高的天上
照下来
已经不需要
更多

《雨》

雨来了
雨经过这里
又去其他地方
很多人等雨
另一些人厌倦
下雨
不下雨
是个问题
要不要加雷
再来点闪电
是童话故事
雨啊雨
何处是归宿
既然来了
就慢点走

《信》

走在跑道上
也在写信
一封寄不出的信
里面有我
手机音乐
天空的半个月亮 
跳绳女孩
一对夫妇
和他们的五只狗
听他们谈论
东海
五斤黄花鱼
一个油炸的下午

在远远的故乡
信越写越长
人越走越累
一封无法寄出的

是一个国度
它未完成
有悲欢离合
看不清其他国度
并保留了
最初的内向

《火焰》

感到冷
就去抽屉
翻几本诗集
里面每个字
都会燃烧
一直烧到梦里
无边无际

《谁》

早上洗碗
窗外两个美人
捧着香
朝西并排站着
跟天空说话
听不懂
跑出去看
没有人
花坛里也不见有
香灰
后来有个男人从楼上
下来
烧了会儿纸

《葡萄干在忧郁》

被开水泡软的
葡萄干
在窗台上
过了一天
又一天
想起一周前处理掉的
过期面包粉
和终于没能做成的
面包
从此保持沉默
湿润后
又恢复了干燥

© 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