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火焰》

感到冷
就去抽屉
翻几本诗集
里面每个字
都会燃烧
一直烧到梦里
无边无际

《谁》

早上洗碗
窗外两个美人
捧着香
朝西并排站着
跟天空说话
听不懂
跑出去看
没有人
花坛里也不见有
香灰
后来有个男人从楼上
下来
烧了会儿纸

《葡萄干在忧郁》

被开水泡软的
葡萄干
在窗台上
过了一天
又一天
想起一周前处理掉的
过期面包粉
和终于没能做成的
面包
从此保持沉默
湿润后
又恢复了干燥

《抽烟的时候世界是安静的》

阳台圆桌上
放着烟和火机
天很蓝
对面
树木葱郁
窗台种满花
稍远处黑色的遮阳

被风吹动
一户户人家
涌动在大片漆黑的
波浪里
你抽烟
听鸟在白天的任意时刻
鸣叫
因为很少来
你怀疑在深夜 睡眠中
树上也站着看不见的鸟
那些鸟让你
时梦时醒

你接着抽第二根
吐出的烟一层一层
向上飘走
炎热让世界安静
你闭上眼睛
发现一直闭着也
很好
树 花
鸟鸣 人家
还有一层接一层的
自己
混在一起
不分彼此
蒸发到空气里

2018.5.24

《枯草地》

我到过一个地方
空空的
除了草
还是草
我不是梦见一个地方
空荡荡
而是一片真的草地
除了我
还有一口井
井早就枯了
我曾来回走着
在这片无垠的枯萎的
草地上
走到绝望
人们见到我的时候
我已成为一堆
白骨
他们把我收拾干净
扔到井里

《不想》

睡莲开在
河面上
肉粉色的睡莲
开着一朵
独自好看
我被剪贴在河边
目光锁定在莲叶上
没有表情
当然也看不出我有
任何的内心活动
一切只是凝固的画面
一切仅仅
只是一种陈述

《五月花》


从路口回头看
白天经过的树此刻倒影在
斑马线上。 树叶躲在昏黄的路灯下
小声说话:沙沙沙 啥啥啥
风卷起地上的旧叶一直卷到
空中 。再打在行人脸上、身上
“叶子是被叶子挤掉落的。
叶子落下后,更多新叶才能长出来。”
一个春天就像一个秋天
在不停流逝中装满秘密
树叶和树叶躲在影子里相爱

一个女孩站在下班路口
独自出神

《银子》

活到今年
头发一根根白了
走过路过
又把银子扔了水
这些银子啊
从此只在梦里
幽幽对我放光

《还复来》

风把春天往回吹的
下午
掉了好多银子
站在路边
变成一阵偏头疼
在风里
编织爱的消息

《午睡》

中午趴在窗下睡觉
梦见以前的同事
过来叫我 
要我看外面飘进来的
柳絮 
梦里我仔细看着那些柳絮 
也仔细看着前同事
光照下的脸庞
一闪一闪

她的过敏性鼻炎
是醒来后很久
才想起的

《笋的委屈》

想体会做为一棵鲜笋而被
吃掉的荣耀
最后还是晒成了笋干呐

《郁金香公园》

展览结束后
郁金香公园里
躺满了郁金香尸体
它们等待装车
被运往郊区垃圾场
几个孩子
把其中一些
种在人造沙滩
并浇了水

《嫉妒》

男人
拉着女人的手
在影院
一个陌生的男人
拉着一个陌生女人的手
他们在
影院
世界有点奇怪了
世界没有
这么说

《老虎》

这是商场
这是密码
一只老虎跑来
嗅嗅我
让我自己把手指
放进它嘴里

《漂浮》

深夜
看一部无声电影
画面中的城市
城市的道路、植被、建筑
和城市里的人
看起来
都有些疲惫
可能下班时间
光线有点暗
主人公
不在镜头里
这些是从前挡风玻璃
望出去的风景

我像坐在后排的
一位乘客
四周物是人非
渐次漂移
倒有些因踟蹰而来的
安慰  

车还在不停
前行
主人公和我
没有一点声音
这个深夜
我们看见宇宙
无限寂静中的一个版本

《风在不在它原先吹过的地方》

熟悉的街区
从不同方位观看
有不一样的感觉
走在路上
看一棵树的时间
并不知道
在他人时间里
同一棵树
已花开花落
多少回

早晨醒来
看着风
径直透过窗帘
吹向身体
想问一问春风
究竟
你从哪儿来

2018.3.25


《经常梦见的朋友》

她从高处跳下
毫发无损
后来在地里游泳
从透视图里看见
水  瓦蓝色
她的黑影游着游着变成
一条鱼  在夜晚
潇洒

有一次
我们是两只鬼的那次
出现在
好多地方
那些地方都有
好吃的东西
我们因为拥有这种法力
而高兴万分
完全不在乎
自己的鬼样子

2018.3.21

就这样
教室在一排排山后面
男孩是警察
女孩们暂时坏朽
老师呢
独自占领山头
成为故事

故事里有字母C
故事在梦里
梦里念许多单词
C开头
慢慢地
念到梦醒
觉得梦有点
长了
又不过
是个瞬间

摊开手
掌心三枚青果
干干净净
时候还早
可以吃到天黑

她躲在楼里
她说肚子怀了五只小狗
让我摸
它们在她肚皮上跳动
此起彼伏
像海面的波浪
不解中
我们共同望向外面天色
越来越暗

冬天一直没有走
打开柴可夫斯基
一遍遍听着
《船歌-六月》

雪花飘在脸上
凉凉的
你回头告诉我
“雪喜欢我”

车厢里
不能动弹
耳机线被挤掉
闭上眼
柴可夫斯基来了
场面很安静

最近
养蛙
也养鸡
跟三次元世界也
渐行渐远

《这些水果你喜欢哪个》

苹果在
青苹果的地方
那里也有椰子
葡萄
和柠檬
一个个地
摸过去
再一个个地
闻过来
最后带走了
橙子
和更多的橙子

2017.9.20

《长年旅行计划》

家乐福
周六上午
乐购
周六下午
大润发
周日上午
社区公园
周日下午
交通工具是
徒步+班车

2017.9.20

《闪电》

闪电
打在左边脸上
挪到右边
它又移过来
半梦半醒
外面雷声大作
和自己
没多少关系
梦里
闪电照了整整一夜
躲的很累

2017.9.26

《铃》

下午
四点十分的办公室
一个手机铃声
会准时响起
它的主人
在这个时间段
一直不在座位上
我们不知道
是谁的手机
一直在响
只是安静地
坐在下午四点十分的办公室里
听一个女声轻轻吟唱

2017.9.26

《早晨的地铁车厢 蚂蚁来了》

看到他把头砍下
蚂蚁就来了
蚂蚁沿着衣领往下走
头也跟着走

一只蚂蚁来了
吹口气
掉下去
两只蚂蚁来了
吹口气
掉下去

这时候
周围的头都转过来
蚂蚁不见了
包的一角开着
能看见早餐的盒子牛奶
和奶油夹心面包

《八月》

八月好像
没有几天可过了
八月怎么突然地
就没了
时间有时候很长啊
但也有像这样的
短促和匆忙
行走在
上下班的路上
想起时间
就到了八月尾巴
那天晾完衣服
看见天井里的植物
不知何时
枯萎的

《中年》

活着
脚破破烂烂
在地铁里撑着腰
腰也破破烂烂的

《小快乐》

没有加班的一天
有些庆幸地下班了
戴上耳机
消失在风雨中

《梅雨》

夏天刚来的时候
总能碰到雨
雨和雨
不太一样
走着突然洒下的雨点
和路面纷纷打开的雨伞
最相配

《是什么》

很大的
东西掉落声
夜半三点
打开天井灯
红色的宝宝浴盆
从盛放杂物的纸箱上
滑落在地
大概野猫经过
除此以外
又是什么

回到屋里
身上
有蚊子咬出的包
房间
弥漫着花露水
和龙骨膏的
气味

《闷热难眠》

风扇的转动声里
远处的知了持久地
低频振动
慢慢翻过身来
腰继续疼着

《枇杷树你要好好活下去》

下班经过你时
挺难过的
做为一棵半边身体被砍
倾斜的树
请好好活下去
那天邻居送来几颗你结的
枇杷 它们真的
很甜
希望你听了能
开心一点

《邻居丁阿婆》

你痴呆后
几年没见
知道你一直就在楼上
房间里
有时候听见板凳
弄出大的声响
有时候
是摔了什么东西
旅行回来
听说你死在了上周六
心肌梗塞 很快
似乎也不痛苦(没有他人能真的了解)
如果真的
没有痛苦
那也是一个
好的归宿

《“因为”造句》

因为看错标价
买了很贵的卫生巾
一路想着时光倒流

因为该睡的时候没有睡
现在无聊地敲着字
再更新一次天气预报
给自己

他们从下面爬上来
又从上面滑下去
你远远地看
因为恐惧
觉得他们一直在那里

因为有咖啡这样的存在
我更爱喝咖啡了
但并不是
因为有我这样的存在
我更爱自己了

这只狐仙下班了
饿死
吃了一根香肠一个三明治一杯一点点奶茶一包坚果什锦包
还是饿
又吃了一根香肠一个三明治一杯一点点奶茶一包坚果什锦包
好点了
站在地铁里
皮带再也扣不上
给同伴发微信
“我已经没有好好工作好几天好几天了”
“怎么办啊”
“我不想干活只想拿钱”
“怎么办啊”

睡前出门散步
那些外星来的生意人
忙着收摊打扫
宇宙萧条
路上的人类
并不多
走了半个时辰
一只狐仙跑过来
问有没有读过聊斋
我没说话
看看天
夜已经很夜
宇宙继续萧条
读没读过聊斋
已经过时了几百年
纵使栏杆拍遍
纸张翻烂
你我还得
在这世上混的

《信号对接》

今天出了次门
也不远
坐公交车
去一个公园
开着窗户
孩子看着外面
被吹进来的风
逗的大笑
人们脱掉外套
走在太阳底下
大多也在
笑着
花开的真好
草也繁茂
今天我们
不赶时间
就打算
看看春天
你好吗
看起来真的
很好啊
最好的还是我们
在看你
而你也在
看我们

青草青青的
样子
很柔软
软软地在心里面
翻滚
过来了
发光的鞋
过去了
发光的人
风吹拂着身体
也想渐渐
亮起来

© 武藏丸赐我力量吧嗨嗬 | Powered by LOFTER